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师生园地 >> 教研交流 >> 正文内容

爱得深沉

作者:赵肖萍 来源:豫灵二中 点击数:158 发布时间:2019/5/6 16:47:31

以前昏黄的灯光下是悠长的小巷,小巷里住着各种各样的人。小巷不远处的塔楼上有那种浓浓气息的商业钟机械的叫鸣,回音久久,时光也被拉长了。巷子逼仄,头上就只有窄窄的一溜儿天,所以从小时起我就喜欢看地上生活着的人们。

有时巷子里有三三两两织着毛衣闲谈着的妇女们,这些个人有时笑得清脆,有时又窃窃私语,神情中仿佛有嫌隙,各自谈论着自己的家长里短,又“八卦”着别人的功过是非。有时巷子里有扎在一堆跳皮筋,砸沙包的小鬼们,我也得琢磨哪个是爱指挥人的,哪个是好赖皮的,哪个是个爱哭鬼,哪个又是最津津计较的……还有的时候从别的家里就会传来大人们吵架、叫嚣的声音,谁也不想退步,声音一浪高过一浪,声儿里带着怒气与忿恨,那时就觉着大人的世界真的复杂。还有的时候小巷里迎来了新娘子,也要看看那新娘子是个大脸盘子还是个俊俏小脸,是要被小伙子抱回家还是背回家来,总之看被累惨的新郎是倍儿爽的。还有秋冬时候天气较冷,巷子里出现了程度不一的酒鬼,有的摇摇晃晃,有的骂骂咧咧,有的干脆瘫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我就喜欢沉浸在别人生活的情态里,有浓浓郁郁的情趣,有各式各样的喜乐与愁苦,有说不尽的悲喜人生…

那时候我还有好多的宝贝玩意,现在想起来好像是温情的知己一样惬意着人生的某一段时光。而这些记忆都和父亲有关,我爸总是断断续续的给我一些神奇的东西。比如说一本小人书,可以来来回回看十几遍。还有一个西洋镜,够我在我的那些伙计们面前神气好一阵子。还有我爸亲自上阵给我做的小秤,一边是细细的竹棍上有刻度,一边是一个黄铜的旧水龙头做秤锤,于是我就像掌柜一样来回得捣弄我家的东西卖,弄得我妈很不满意。还有更神奇的一个小玻璃,只在大年初一有卖的,初一的一大早吃完饭拿上压岁钱就赶快跑到街上去寻觅,生怕去玩晚了买不上。那个玻璃下面圆圆的,上面有一个细管子,吹起来脆脆的嘎嘣想,名字就叫“疙里疙嘣”,吹的时候不能用劲,劲一过就吹破了,一年才拥有一回的宝贝通常玩过半晌就“阵亡”了,所以更加弥足珍贵,那样好玩的东西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了。

记忆中的灵宝伴随着我慢慢长大,吾家有女初长成,我慢慢地沉稳、老练,可故乡和我却是截然不同。现在的大灵宝城处处充满着蓬勃的生机,老区、新区、北区、还有正在发展的城东新区,她们组成了这座可爱的城市,各有特点、个性,又各自精彩……紧跟着潮流的城市建设体现着与时俱进的思潮,正好是生生不息的一代代灵宝人的写照。涧河两岸,鸟语花香,文化广场,大气磅礴。万亩苹果园,收获万里果香,滩涂变良田,是我们祖辈的力量。在这神奇的土地上,我们用力爱着也被爱着。正是这份深沉的爱汇聚了黄河上的明珠,灵宝。

我的家乡,在希望的田野上。